不明白这三点,别说你看懂《人民的名义》_力哥理财

原创 admin  2017-04-10 00:00 

本文4000字,阅读约8分钟

理财类自媒体往往只讲股票基金外汇黄金这些纯粹的投资领域话题,既不敢碰,可能也不怎么懂政治话题,但就像我在《中国投资者生存指南:政府不让做的别做》一文里说的,投资是经济行为,但脱离政治看经济是看不清楚的,要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投资者,除了需要掌握一些基本的历史、地理、法律、哲学、管理、心理、宗教等方面的知识,很有必要了解一些基础政治常识。

这篇是力哥《人民的名义》观后感的第一弹,送给你三句话。

  

你坐在那个位置,可能贪得更厉害

最近我在整理中学时代的作品,其中有篇叫《由〈铁齿铜牙纪晓岚〉说开去》,接下去每个周末,力哥都会在老号“力哥说理财”(ligemoney)上推送一篇得意之作,但《纪晓岚》这篇不会推送。

因为16岁的我对反腐认知太浅,虽然和绝大多数手无权力的平头百姓一样嫉恶如仇,对官员腐败痛心疾首,却也只能装逼说什么“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种正确的废话。

上大学后,我对政治和社会生态认知有所加深,我意识人性的弱点和人治的无力。

古代百姓一盼明君,只要皇帝圣贤就会天下太平,百姓安乐。

如果昏君当道,则二盼清官,文死谏,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如果贪官当道,则三盼侠客,诛贪官,杀土豪,替天行道,匡扶正义。

如果连侠客都消失了,老百姓就绝望了,你不让我好好活下去,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只能揭竿而起,朝代更迭……

到了中国近现代,老百姓骨子里依然是这个想法,把改变穷苦悲催命运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一个牛人、一个政党或一种政治理念上。哪怕到了今天,还是有那么多人寄希望于“上访”,说到底还是因为骨子里不相信法制而相信人治。

客观地说,上访制度的存在有助于缓和社会矛盾。如果没有上访制度,基层的矛盾就没有一个合法的宣泄口,上访制度给基层信息上达中央开了一个制度性通道,从而避免由于上下级政府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造成更大的社会问题。

但也应该看到,上访的人那么多也正是由于基层的法制建设不够健全,就像《我们忽视了辱母案的关键问题——追求司法正义还是司法效率?》一文中提到的基层政府工作人员过于追求效率,当然,还有就是当时我不敢说而《人民的名义》说出来的惊人的基层腐败问题。而越来越多的群众遇到问题选择通过上访来解决,实际上进一步弱化了制度的作用,更不利于基层法制建设和在老百姓心中形成法制观念。

结果,上访制度导致了恶性循环。

冯小刚硬生生把一手好牌打烂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说的就是这个死循环。

因此在大学期间,我意识到想要真正解决腐败问题,归根到底必须把中国从几千年人治轨道上扭转到法制轨道上,不再相信青天大老爷的力量,而相信法律的力量。

就像很多人整天咒骂社会不公,并不是期待更公平的社会,而是期待自己能成为不公社会中的受益者。就像北京的哥整天吐槽官员腐败,并不是期待一个更加廉洁公正的中国,而是想不通为啥自己没那么好的命,攀上个红一代老爹,好让自己也成为既得利益者。所以遇到这种抱怨时,我常会微微一笑说:如果把你放在XX那个位置,没准你贪得更厉害。你可能是在一百步笑五十步。

就像《人民的名义》一上来就把和力哥一样喜欢吃炸酱面骑小电驴的国家部委项目处处长赵德汉给抓了,他的前任明码标价收了8000万被判了无期,前车之鉴不可谓不深刻,但他还是没挡住金钱诱惑,贪了整整一冰箱+一面墙+一张床的毛爷爷——2.3亿。

赵德汉的接任者恐怕也凶多吉少,原因就在于缺乏合理的制度设计。

就像力哥在《你不愿离婚并非忠于爱情,只是诱惑不够多罢了》一文里说的,人心太过软弱,能战胜诱惑的最好方法就是让自己老远看到“诱惑”二字就躲得远远的,但因为制度设计不合理,有些油水官员的岗位就是整天把“诱惑”二字摆在你面前。

就像你把一位无欲无求的得道高僧软禁起来,整天好吃好喝招待,菜里添加春药,每天都让绝色美女光着身子在高僧面前扭来扭去……你让没得阳痿的高僧怎么能不一柱擎天呢?

所以制度改革才是关键,就像大大说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才是王道,没有制度,再多的宣传教育都是浮云。

  

做改良主义的坚定信徒

就像下坡容易上坡难,孩子学坏容易学好难,成绩下滑容易提升难,我发现这种自然界的普遍规律在人类社会也适用——革命容易共和难,破坏容易建设难,浪漫革命看似一劳永逸,实则成本高昂。不能因为对现实不满,就轻易选择全盘推倒重来的方式解决问题。

《旧约·耶利米书》17章9-10节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点,谁能识透呢?惟耶和华鉴察人心,祂要试炼人的肺腑,他要按人所做的来报应人。”

因为没有谁比谁更高尚圣洁,任何一个人都是极为复杂的矛盾综合体,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好人或坏人,可能革了半天命,新上来的还是个贪官。慢慢改良虽然乍一看很窝囊,但可能反而比那些听起来激情澎湃可以快速见效的革命理念更管用。

当年汪精卫刺杀摄政王载沣失败后,把汪精卫和载沣的言行放在一起对比,会发现清廷像个成熟的中年人,而革命党则像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作为执政者,清廷考虑的是国家的方方面面,而革命党则只有单一目标:颠覆清朝,自己上台。

摄政王载沣(左)      汪精卫(右)

所以一方面我们应该承认,革命党人抛头颅洒热血是为了救中国,可歌可泣,另一方面也应该看到,一旦他们走上了反政府这条路,就不再会根据世易时移,进一步思考改革或革命,到底谁才是救中国更好的途径。哪怕执政者的改革正在使中国往更好的方向发展,他们也会为一己之私而拼命阻挠改革,甚至为了革命成功不惜出卖国权,实际上站在了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对立面。

再把1912-1914年之间,袁世凯和孙中山的言行放在一起对比,也能产生这种感觉。

所以我在大学期间建立了右派改良主义价值观,并且加入了我党。

在党支部审批会议上说明我的入党动机时,我说的很清楚:作为改良主义者,在中国当前国情下,我只有加入执政党,才能逐渐用我的力量改变这个执政党,让它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从而让中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或许我的力量很微薄,可能最终我反而会被体制所改变,但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虽然时移世易,入党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已离开体制,但依然在不断学习党的文件精神,比如阅读街道党支部下发的《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更重要的是,我依然在用我独特的方式努力让中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腐败永远无法被根除

不过人生就是一段不断成长的旅程,在认识了党以后,我又认识了基督,认识了经济学思维模式,所以后来我意识到就像有男人就有江湖,有女人就有八卦,只要有权力的存在,就不可能完全杜绝权力寻租,它就是权力与生俱来的影子。无论是今天全球最清廉的发达国家还是1000年后的人类社会,都不可能消除权力寻租。

很多人都听说过“权力寻租”,这就是贪污腐败行为在经济学上的专用名词。

在一个公平的规则下,所有游戏参与者都可以通过自由竞争来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

但规则公平无法保证结果公平。因为有人天资聪慧,有人先天残疾,有人出身北上广,有人出身大凉山……有些先天不公,靠后天再多的努力也无法弥补,我在《“清华毕业也买不起学区房”折射的恐怖真相和赚钱机会》一文中说的就是这个残酷现实。这种不公平就是命,政府只能通过相对更公平的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手段来尽可能缩小这种不公带来的负面影响,而永远不可能做到绝对公平。

但更大的不公出在游戏规则的制定上——谁有权力制定游戏规则?

有权制定游戏规则的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靠自身能力在公平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的规则制定者。比如马云、马化腾、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甚至摩拜单车也是共享单车行业的规则制定者,不用太担心这种公司会形成垄断,店大欺客,损害我们的利益,因为他们能成为规则制定者也是因为他们为我们提供了性价比最高的服务,一旦他们服务的性价比下降,我们就会用脚投票抛弃他们,他们最终伤害的还是自己的利益。

另一种是公众度让一部分公共权力而成为规则制定者的人,也就是政府官员。

就好像马云马化腾拥有自家公司的“产权”,这钱本来就是自己的,他们没有贪污腐败的动机,下面有人贪污腐败甚至吃回扣都会深恶痛绝;而政府官员则只拥有行政决策权的“使用权”,这部分权力的“产权”永远属于人民,只不过为了方便行使权力,人民把这部分权力度让给了政府,政府又暂时交给你这个具体的官员来行使。

说到底,这种公权力不是我的,而我又不是无欲无求的上帝,而是和所有人一样都需要吃喝穿住有自身效用的游戏参与者,因此我就有一种本能冲动,通过二次转租手里的权力,将之兑现成真正属于我的金钱。

你可以将之理解为原本只拥有一段时间使用权的租客,拿到了房东给的钥匙便冒充房东,四处骗取其他租客甚至购房者的钱。这就叫权力寻租。

不仅是政府官员,凡是所有权不是自己个人的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的领导,本质上也和官员一样,存在权力寻租的机会和冲动。

比如说力哥混迹的金融圈时不时会爆出某银行领导性骚扰或潜规则女下属的丑闻。职场性骚扰的本质就是权力寻租,敢于性骚扰的上司一般手里都握有溢价岗位的分配权,下头几个年轻姑娘都想要,能力都差不多,凭啥给你不给她呢?要不送礼来换,要不拿身体来换咯。而遭遇职场性骚扰后愤而举报并离职的往往不是溢价岗位,或溢价没有那么高,我没那么稀罕。

而生活中最常见的最底层的权力寻租案例无疑是马路停车场的收费员,因为监控成本过高,所以不少马路停车场的收费员会只收钱不给票,你问他要发票,他甚至还会说你不要发票我给你停车费打个折。

如果不依靠法制把权力关进牢笼,权力寻租就会泛滥成灾,导致经济发展缓慢,进而导致社会动荡,形成恶性循环。

如果法制建设完善,权力寻租的成本或风险就会很高,成本越高,敢于贪腐的官员就越少,政府就越清廉。

就像你有机会贪腐一个亿,却只有1%的概率会被抓住,就算被抓住也只判5年,你就有极大冲动这么做,但如果被抓的概率提高到90%,就算贪一百万也要判死刑,你可能打死也不敢贪腐了。

这么一来,经济的游戏规则就变得公平透明,经济的发展效率就会提高,从而形成全社会福利不断增长的良性循环。

另外贪腐主要是两种模式,一种是利用职权直接贪污公款,一种是利用职权收受贿赂。随着法制监管和财务审计越来越严,中国现在官员直接巨额贪污的难度越来越大,所以《人民的名义》里的腐败官员主要都是官商勾结,权力寻租。

上面这些都是理论分析,老百姓关心的是:就算腐败永远不可能被根除,如何才能尽可能提高当下中国的反腐效率,给更多的官员带上紧箍咒,让他们不敢贪,不能贪呢?

请看明天推送的第二弹:《以“人民的名义”,告诉你中国官场不能说的秘密》

力哥理财研究院调查显示,看完喜欢的好文章随手点赞转发的人,今后一年中比不这么做的人投资回报率提高2.88%,加薪概率提高18.8%,生活满意度提高58.8%

力哥说理财

微信:lglicai

简单 好玩 有干货的

娱乐理财脱口秀

长按二维码关注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属于《力哥理财》微信公众号(lglicai),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及二次修改。      

转载或合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赞赏

本文地址:http://www.17xiuwang.com/2017/04/10/%e4%b8%8d%e6%98%8e%e7%99%bd%e8%bf%99%e4%b8%89%e7%82%b9%ef%bc%8c%e5%88%ab%e8%af%b4%e4%bd%a0%e7%9c%8b%e6%87%82%e3%80%8a%e4%ba%ba%e6%b0%91%e7%9a%84%e5%90%8d%e4%b9%89%e3%80%8b_%e5%8a%9b%e5%93%a5%e7%90%86/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公众号:aiboke112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