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 你的新大门应该拆掉重建(上)︱程声平&刘德科_德科地产频道

原创 admin  2017-06-07 00:00 

 ▲长按关注程声平微信公号


文︱刘德科

 

1st

 

我的那位天才朋友程声平,最近又搞了一件事情。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大约一年前,我转了一张效果图给他,请他解惑一下,为什么这个建筑物看上去那么不舒服。

 

那张效果图,就是浙大的新校门。

 

他说:这个大门,比例与尺度都严重出错。

 

你这么说,人家不服的。能说得详细点吗?

 

他悠悠地飘下一句话:一切建筑之美,背后都是数学的结果。

 

「既然这个方案怎么丑,那么你能不能做一个

 

「很忙,没空。」

 

我知道的,让一位建筑师做一个大工程的方案,就只是为了让观众爽一下,实在是一件很不划算的事情。

 

然后,我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前阵子,看到浙大准备搞校庆,于是想起这件事。随口问了一下天才先生:浙大的那个门,快造好了,对于这个视觉污染物,你受得了吗?


▲浙大紫金港校区南大门实景。图片来源:浙江大学官微

天才没回话,只发了几张图过来。他做的设计方案。

 

我被吓到了。他是做着玩的。他跟浙大没有半毛钱关系。他只是忍受不了那个视觉污染物。他知道,他做的方案,也改变不了现实。但是,他觉得,至少可以让大家知道什么东西是丑的,以及为什么丑,更美的东西该是什么模样。

 

对于公众,哪怕有一丁点的美学提醒,也是值得的。于是,他在日理万机的间隙,做了这件「很不划算」的事情——给浙大重新设计了一座大门。

 

这一点上,我们有共同的价值观:凡是与美有关的事情,不能总是用通常意义上的「划不划算」来衡量。

 

我们的另一个共同的价值观:人家正在热火朝天地搞校庆,就不要刺激广大校友们的感情了;等人家过完校庆,我们再把方案晒出来。

 

现在,浙大校庆的热点已经冷却,我们可以晒了。

 

晒了也没什么用,但至少可以让大家知道:什么东西是丑的,以及为什么丑,更美的东西该是什么模样。


▲浙大紫金港校区南大门效果图。图片来源:浙江大学官微

 

2nd

 

浙大的新大门,赶在 120 周年校庆前建成了。

 

比想象中的,还要更丑一点。

 

稍微有一丁点审美的人,只要不随身携带情感因素,都能得出这个结论。

 

有一些网友甚至说,像建材市场——这种说法有点折损建材市场。

 

我们关心的是,这个大门为什么丑。

 

先来关注一个大问题:为什么说这个新大门的比例与尺度都严重出错?

 

这个新大门长约 88 米,高 14.6 米。我的建筑师朋友程声平在大门实景图上画了一个小圆圈:人与建筑的尺度比例严重失调,所以人显得渺小。


程声平说:他画的那个小圆圈其实画大了,你看实景图上的施工人员,就有小圆圈的一半高。图片来源:微信公号程声平观美

 

人站在门拱下,身高不及一个柱墩。

 

门拱的尺度无比巨大。程声平打了比方:就像你走在一个巨大的山体隧道里,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渺小。

 

为什么人就不能显得渺小,让建筑显得威严?他说,这是大学的大门,不是法院,不是教堂,也不是纪念堂。

 

为什么那 个门拱看上去不舒服?

 

程声平说,你仔细看,5个门拱有三种尺度,中间最高,两边次之,再两边最小。这种设计,可以有,但通常是用在桥洞上。不管是中国传统的石拱桥还是西方的古典桥梁,如果采用这种桥洞组合,上面的桥身必然是有弧度的。

 

但是,浙大这个新大门的门拱上方,是平整的门檐,不像拱桥那样桥面是有弧度的。


▲刘德科PPT《直白解读:浙大新校门的设计谬误与再设计方案》

 

我们再来比较一下国立四川大学的老校门,是不是舒服很多,它就不存在浙大新校门的那种违和感。川大的老校门,三个门拱的尺度是一样的,没像浙大那样变化。

 

▲国立四川大学校门

再说浙大新校门的门拱本身,其弧线与直线的比例关系也是严重失调。说得直白一点,门拱好像被压扁了。你再跟川大的老校门对比一下,人家是挺的。

 

有没有把门拱「压扁」的做法?有,比如斯坦福大学的门廊,但人家那是地中海风格,顶上是斜屋顶,就不会那么突兀了;而且是门廊,不是校门。呃,人家斯坦福根本就没有校门。


▲美国斯坦福大学门廊

我们再来看浙大新校门的柱子,其比例关系也严重失调。具体说来,座础与柱盘的比例,柱盘的线脚比例,柱身的弧度变化比例,统统严重失调。

 

你仔细看一下,柱身是有弧度的,即柱径是随高度而变化的。但它的起弧点位置不对,太高了。程声平说,这个术语叫做「收分」,或者「收溜」,它的「收分」出错了。

 

「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么多术语?用最简单的一句话告诉我,这个柱身的弧度为什么不对?」

 

他说:这个柱身的弧度做得很随意,不是完美曲线;一切的完美曲线,都是数学公式的结果。

 

我们再来看柱子的下方:座础与柱身的比例关系。通俗说,它的座础奇大,就像是小孩的脚穿上了一双大人的靴子。

 

如果你再看柱子的上方,你会看到一个超级笑话:浙大的这个柱子,是没有柱帽的。准确说,是柱身上面直接就是门檐,他们大概是不太知道这世间还存在着一种叫做「柱帽」的事物。

 

你再看一眼,没有柱帽,是不是很不舒服?

▲刘德科PPT《直白解读:浙大新校门的设计谬误与再设计方案》

 

其它细节错误就更多了。比如大门侧面的那个「梁头」,位置放得非常随意。

 

在古希腊时代,「梁头」原来是起力学结构作用的,后来古罗马人发明了拱,其实已经不需要「梁头」,但基于美学考虑,仍然保留了下来,不过已经不起力学结构作用,而仅仅只是起装饰作用。

 

作为装饰作用的「梁头」,不意味着可以随意放,而是还要符合力学结构逻辑。通俗说,就是要假装它还在起力学结构作用,所以必须把它放在能起到力学结构作用的那个位置上。

▲刘德科PPT《直白解读:浙大新校门的设计谬误与再设计方案》

 

细节上的小错误不甚枚举,我们就不罗嗦地列举了。还是稍微小结一下,它在尺度与比例上四个大错误——

 

1.人与建筑的比例关系严重失调;

2.三种尺度的门拱与平整的门檐,造成严重的违和感;

3.门拱的弧度比例严重失调;

4.柱式比例极其随意:座础与柱身比例失调,没有柱帽,等等。

 

现在,你大概明白了吧,浙大新校门为什么丑。和中国新建的绝大多数欧式建筑一样,它是个山寨货。

 

3rd

 

其实,这不能怪浙大。只能说,很多建筑师对于西方古典建筑的研究,其实是没有研究的。所以,才会导致中国遍地都是新建的欧式山寨货,然后冠之以「法式」「意式」「美式」之名,败人胃口。

 

这样的浙大校门,应该拆掉重建。不然,怎么对得起竺可桢老校长给浙大的校训呢?「求是」。

 

我看有点难。有一位浙大校友会会长,在浙大 120 周年校庆上公开演讲说:「母校就如同母亲,自己可以理怨,却绝不允许别人诋毁半句。」

 

这不是竺可桢的「求是」。

 

应该拆掉,但是该怎么重建?明天继续。

Or by a cyder-press, with patient look,
Thou watchest the last oozings hours by hours.

周一至周五推送



3小时演讲:预测楼市的N种方法

德科地产频道线下会员课程杭州场


请长按下图二维码 报名参加

特别注明:德科地产频道第一期和第二期会员均无需另行购票,报名请洽联系人「DK售票员」;私人微信:dekedichan2046;电话:0571-86535617


其实不用买杭州场的票

可以加入德科地产频道会员

请长按下图二维码


DK购房课程2.0

暨德科地产频道第二期会员招募

 ·Limited 1998·


10场线上直播

01︱买房时机:反周期的秘诀

02︱买哪些城市:「吸附力」与「溢出效应」

03︱买新区还是老城:「李嘉诚定律」的缺陷

04︱买哪种房:基于「产品换代」的涨价模式

05︱户型性价比:哪些户型才是硬通货

06︱楼层性价比:不同楼层的价格秘密

07︱怎么挑房企品牌:要买对不同房企的爆款

08︱地铁房的价值规律:如何掐住价值爆发期

09︱学区房的秘密:如何判断涨价巅峰期

10︱总结课:哪些楼盘值得买哪些不值得买

 

5场线下课程

Beijing︱「北京模式」下的购房理念大转型

Shanghai︱上海:「上海魔镜」里的房价秘密

Shenzhen︱每座城市都有一个「小深圳」

Chengdu︱地段价值演变的「成都启示录」

Hangzhou︱预测楼市的N种方法


点击 阅读原文 成为德科地产频道会员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原文

即将打开""小程序

取消
打开

本文地址:http://www.17xiuwang.com/2017/06/07/%e6%b5%99%e5%a4%a7-%e4%bd%a0%e7%9a%84%e6%96%b0%e5%a4%a7%e9%97%a8%e5%ba%94%e8%af%a5%e6%8b%86%e6%8e%89%e9%87%8d%e5%bb%ba%ef%bc%88%e4%b8%8a%ef%bc%89%ef%b8%b1%e7%a8%8b%e5%a3%b0%e5%b9%b3%e5%88%98/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公众号:aiboke112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