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100的陨落与中年易小迪的忧伤

原创 admin  2019-01-24 07:57 


1月22日下午,北京冬日,阳光正好。在位于CBD的办公室里,阳光100董事会主席易小迪召开了投资人电话会议,准备对上周四的那场“股灾”做出回应。

 

“这次事件是我们意想不到的。”会议中,易小迪显得有些错愕,他把那天一度沦为仙股的暴跌形容成一场意外,一次“突发事件”。

 

尽管次日,阳光100用回购2975.4万股的方式向市场强调了信心,也暂时稳住了股价,然而就在电话会议当天,阳光100的股价再次急转直下,盘中急挫超过13%。

 

从1991年参与创建万通企业集团至今,易小迪入行快30年了,55岁的他,在经历了市场无数血雨腥风之后,需要承受的不仅是一场暴跌带来的压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100的股价会回到正常状态。”电话会议里,易小迪没有向投资人过多解释背后的原因。

 

负债压顶、转型维艰,加之销售业绩常年维持在“18线”房企的水平,若不是今年股价暴跌,去年丽江雪山小镇的停工等若干意外事件的出现,阳光100几乎都要淡出公众视野。

 

不知易小迪是否会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初在海南干地产时意气风发的岁月和从海南房地产泡沫中“死里逃生”的经历。20多年过去了,那批早期的地产人里,很多已经不再坚守,还有一些,却在坚守的过程中慢慢陨落。


每经记者 蔡雅芸 摄

 

阳光100的钱都去哪了?

 

2018年中报显示,阳光100在手现金及等价物仅33.66亿元。相比之下,其长期贷款及借款达139.3亿元,短期贷款及借款达45.28亿元,净负债率高达234.1%。

 

“阳光100的钱都去哪了?”这是易小迪被问及最多的问题。

 

“阳光100的钱主要都在土地上。”易小迪表示,公司在近十几年全国布局过程中积累了大量优质土地储备,此外优质物业在持有中会不断升值。


阳光100董事会主席易小迪。图片来源:阳光100官网

 

但事实上,这些“大量优势的土地储备”并未在阳光100的销售业绩中得以展示。数据显示,2014年起,公司土地储备量一直在千万平方米左右。2016年,其权益土地储备量跌落至970万平方米,此后公司土地储备量再没有实现回升。

 

2017年年度业绩会上,易小迪曾给阳光100定下175亿元的销售目标,但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其累计未经审核合同销售额约120.96亿元,同比增长约14.03%,与目标还有着55亿元的差距。

 

“整体来说,2018年是阳光100平稳增长的一年。尽管存在一些不理想的因素,一些大盘项目由于地方政府的调整没有及时开工,影响了我们的业绩。”对此,易小迪解释道。

 

阳光100的转型始于2015年,其由传统住宅开发向街区综合体、服务式公寓和特色小镇。但这三类模式不仅对运营水平要求颇高,且资金回报周期长。

 

据此前《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5年6月10日, 阳光100公告披露,通过下属公司以及自行持股,收购了丽江雪山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收购对价款为1.94亿元。

 

但随后的几年里,项目销售进展缓慢,销售价格不断下滑,并由于诸多原因而陷入停滞。


易小迪与李亚鹏在阳光100雪山艺术小镇。图片来源:阳光100官网

 

数据显示,2014年~2017年,阳光100的销售业绩均未达到百亿元,分别为71.1亿元、64.2亿元、69.8亿元和69.1亿元。转型并没有给阳光100带来“占半壁江山”的期望。


单位:万元。数据来源:wind

 

以至于在2017年的中期业绩会上,对转型成果不甚满意的易小迪表示将“逐渐提高住宅比例,优化我们的回款”。

 

或是为了稳定投资人的情绪,在22日的会议上,易小迪又重新强调了公司业务转型取得积极进展。并且,他还表示:“目前的股价是对公司真实价值的低估。”

 

截至今日(1月23日)收盘,阳光100股价下挫9.15%,报1.49元。

 

万通六君子:渐行渐远,传说仍在

 

如果不是这次大跌,很多人似乎已经忘记了阳光100中国的存在。这家生于1999年的昔日一线房企,在行业黄金十年中,错过了土地招拍挂来储备土地资源做大规模的机会,多年来业绩一直不上不下。而这一切,都拜实控人易小迪的佛系治理所赐。

 

从上世纪90年代的海南房地产泡沫中死里逃生,易小迪信佛,凡事求稳,他解读财富的至理名言,是“一个80岁人有100亿,不如一个30岁人有100万”。而让他真正“超脱”的,还属“当年易小迪曾买了马航的机票,但由于种种原因错过航班”的传说。没错,正是如今仍然失联的那趟马航。

 

而与易小迪相关联,则不得不提当年地产圈中爆火的“男团”——万通六君子,王功权、冯仑、刘军、王启富、易小迪、潘石屹,他们是最早一批“中国合伙人”。


“万通六君子”合影。潘石屹 摄

 

1991年,万通六君子成立海南农业高科技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万通前身)。王功权是法人代表、总经理,冯仑和刘军是副董事长,王启富是办公室主任,易小迪是总经理助理,潘石屹主管财务。

 

1995年3月,王启富、潘石屹和易小迪选择离开;1998年,刘军转身;2003年,王功权也最终出走,万通从六君子“共商天下”变为冯仑独掌船舵。“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

 

多年之后,易小迪一度可以在自己的阳光100总部办公室遥望潘石屹在SOHO现代城的办公室。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当潘石屹的SOHO中国总部迁址,与冯仑的万通中心比邻而居之后,即便只有一街之隔,潘石屹没有进过万通中心,冯仑也不曾拜访朝外SOHO。

 

在2014年的阳光100上市酒会上,北京当时最高的柏悦酒店,易小迪答谢了他的好朋友,包括万通六君子中其余五人。但是当天,易小迪没有庆功,没有鼓掌,而是低沉地诉说,一路走来,很不容易。

 

2017年2月9日,亚布力论坛“万通兄弟重聚首”分会场,除了潘石屹在美国学习外,其余五人悉数现身。

 

目前,六人中只有易小迪和潘石屹仍在房地产行业坚守。

 

易小迪的阳光100,如前所述,去年的业绩与目标之间还差了55亿元。

 

潘石屹的SOHO中国,去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近七成,“我就是把自己的房子看好,股价爱涨涨、爱跌跌”。

 

冯仑一心热衷公益,还忙着拉崔永元做自己的脱口秀;王启富转向投资领域,进军体育产业,“希望在中国做媲美环法的自行车赛”;刘军则投身农业科技。

 

至于最后离开的王功权,曾是鼎晖投资合伙人,但其后“为爱私奔”42天,并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而遭遇了一场牢狱之灾。不过,2015年8月3日,王功权成为阳光100中国非执行董事,公司董事长正是易小迪。

 

渡尽劫波,兄弟在。

 

从1991年至今,时间已经过去了近30年,“土豪产业”房地产起家的万通六君子,在分道扬镳多年后,都在各自的领域风生水起。

 

如今的万通六君子,正如易小迪所说,已经不需要通过财富给自己贴上一个分类的标签,已经不需要依靠财富来赢得世界的认可。

 

“我们得到的快乐都来自竞争,竞争很残酷,但是通过竞争得来的很踏实。”



记者|林菁晶 陈梦妤

编辑|魏文艺

 

本文地址:http://www.17xiuwang.com/2019/01/24/%e9%98%b3%e5%85%89100%e7%9a%84%e9%99%a8%e8%90%bd%e4%b8%8e%e4%b8%ad%e5%b9%b4%e6%98%93%e5%b0%8f%e8%bf%aa%e7%9a%84%e5%bf%a7%e4%bc%a4/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公众号:aiboke112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